您好,欢迎访问企红网
您好,
咨询热线:0535-6687821

  • 免费商标查询
    商标局查询30秒出结果
    商标名称
    * 联系方式



    首页 >其他 > 文章详细

    信誉是企业存在的基础之一

    发布日期:2021-05-16 10:08:48 作者:企红网 【关闭】
    • 分享:

    经济学在传统上把企业看作一种人格化的组织.它拥有自然人所具有的一系列特征.其中最主要的是它能够有意识地做出理性决策。现代企业理论运用制度经济学的契约分析方法,把企业定义为不同个人之间组复杂的明确契约和除含契约的交汇所构成的一种法律实体。在这种法律实体中,契约的交汇既有经营者与所有苕之间的契约、经营者与雇员之间的契约,也有企业作为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契约、企业作为供应商(或消费者)与消费者(或供应商)之间的契约、企业作为法人与政府之间的契约等。这样,企业的行为实际上就成了一组复杂契约系统的均衡行为.这种复杂的契约系统具体是由一系列目标不同且相互冲突的最大化个人所构成的。在这种意义匕企业的行为非常类似于市场的均衡行为。

    在制度经济学看来,企业和市场同属于一种制度安排。制度是一种人为设计的界定人们相互之间关系的约束机制。它包括三部分内容:一是正式的约束机制,如规则、法律、法规;二是非正式的约束机制.如行为准则、习惯、自我行为规范;三是正式和非正式约束机制的实施特征。这些约束机制共同作用,确定了社会的尤其是经济的激励结构。实际上正式的约束机制就是一种明确契约,而非正式的约束机制就相当于隐含契约.这两种约束机制实施方式的差异也就是明确契约与隐含里约实施方式的差异。

    既然所有的制度安排都是明确契约和隐含契约的混合体,那么,企业作为制度安排的一种,自然也不能例外。在构成企业的各种契约中,明确契约和隐含契约是并存的。例如I,在雇用契约中雇主和雇员尽管可以就工作时间长度、从室的工作岗位、不同岗位的工资水平等做出明确的规定,但在大多数情况下,雇员对企业价值的贡献是难以客观衡依的,只能求助于各级管理人员的主观评价。有无疑问,这种主观评价存在很大的模糊性。更重要的是,由企业管理人员或经营者对雇员的绩效进行评估(进而作为确定雇员报酬的根据)存在着败德行为的可能性.即经营者可能会有意低估雇员绩效,以减少企业的工资支付额。为此雇佣双方事前必须达成一种隐含契约,而这种契约的实施是建立在双方的信任基础之上的。正是由于隐含契约的存在和有效实施才补充和改进了明确契约的不足。

    同样,经营者与股东、经营者与债权人之间的关系也离不开隐含契约及其所需要的信任和信誉。科兰在谈到阻碍19世纪后半期美国西部经济发展的因素时指出:许多美国企业家较低的商业道德构成了企业效率和资本筹集的重要障碍。骗取人们信任的人出股票或彩票比比皆是。为躲避因财务困难而出现的债务.拥有隐匿财产的破产成了一种常见的求助方式。资本被大量地挥霍,以至于难以确定究竟是过度乐观还是明目张胆的欺诈。例如,在西部铁路的建设过程中,主要管理者及部分融资者是当地企业家,而他们在使用东部人的钱时可以说至少是不谨慎的。罗斯托明确指出:20世纪30年代的大危机是20世纪20年代商界领导人缺乏商业道德的直接结果。

    福库亚玛基于他的“自发的社交活动”和“信任半径”概念,提出不同社会信任水平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企业的发展速度和类型。前者是指陌生人之间进行交流的难易程度,后者是指人们乐意把信任扩展的范围大小。两者的高低和大小都是特定文化的产物。对■每个国家来说,这些都是本国所需要投资的社会资本,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国民以何种方式组建起了自身的经济环境。历史匕在中国和意大利南部,信任半径只能波及家族成员。以血缘或家族(或同姓氏)为边界的信任范围大大限制了企业的规模。因为在这些社会中盛行的是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合二为一,经营权只能交给本家族的成员这就大大限制了挑选优秀人才管理企业的范围。另一方面,狭小的信任半径决定了企业的创业者对家族之外成员的入股有着天然的逆反心理,结果是经济中占主导地位的大多是对企业规模要求较低的产业,如服装、设计、家具等。从目前华人企业管理方式的家族色彩中仍可以看到信任半径的局限性。而在日本德国和美国,信任半径要大得多。更大的信任半径为大企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资本所有者可以雇用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专业人员来管理企业,结果是在这些国家中,诸如飞机、汽车、半导体等产业得到了迅速发展。

    低信任的社会相当于对所有的经济活动征收了一种税,而高信任的社会则不存在这种税。规则与信任之间通常存在着互为消长的关系:依靠规则来管理相互之间关系的人越多,他们之间的信任也就越少;反之亦然。在美国信任与个人主义的天平正在急剧地滑向个人主义。他们有足够的信任建立起现代大公司,但同时需要更多的规则来管理它们。因此,美国正为日益递减的信任向律师纳税。超越了某一点,为管理越来越复杂的社会关系所需的规则剧增将不再是--种理性效率的印证,而成为社会机能障碍的一种象征。

    一个社会信任程度的高低还直接影响企业组织的结构。一般来说,缺乏信任的社会需要更多的分层结构和垂直体化。例如,德国的信任程度高于法国,德国的一名领班平均可领导25名蓝领工人;而在具有更多分层结构的法国,每名领班平均只能领导16名蓝领工人。H本的情况较为特殊.在那里,信任转化为长期的集团关系,这种集团关系替代了垂直一体化结构。由于这种特殊的伙伴关系,20世纪80年代末期,丰田公司使用65000名福员每年可生产450万辆汽车,而通用汽车公司使用750000名工人只能生产800万辆汽车。无论是从企业的产生来看,还是从企业的发展来看,信誉都是企业存在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免费商标注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