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企红网
您好,
咨询热线:0535-6687821

  • 免费商标查询
    商标局查询30秒出结果
    商标名称
    * 联系方式



    首页 >其他 > 文章详细

    知识产权各成员国行政、民事、刑事程序及救济措施

    发布日期:2021-11-24 09:14:21 作者:企红网 【关闭】
    • 分享:

    (一)行政与刑事程序

    在一些国家依行政程序对专利权、商标权、版权的产生、撤销或无效加以确定。但越来越多的国家都逐渐地将知识产权的产生、撤销或无效等转到依司法程序加以确定。例如,我国在版权,计算机软件保护专利权,商标权等知识产权执法中的许多程序法内容转由司法部门执行。即使这样,自认为保护水平较高的美国,对版权的产生仍保留以行政登记作为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权利的前提条件。鉴于一些国家沿用行政程序而非民事诉讼程序来解决知识产权的执法问题,《知识产权协定》没有强制性地规定一国只能用民事程序,而不能用行政程序来确定某一案件的是非,而只是仅仅要求在依行政程序发布涉及知识产权执法的有关命令时,其做法应与协定所规定的民事程序的内容大致相同。协定第49条“行政程序”规定:“作为一种扩展,在以行政程序确认案件的结果并责令进行任何民事救济时,该程序应同本节已规定之原则相一致”。

    在刑事程序方面,第61条规定各成员应该规定刑事诉讼程序及相应的刑事处罚,从而加强对盗版行为和有意假冒商标的处罚。权利人可援引的救济措施包括监禁和罚金;在适当情况下,可以援引的救济措施还有对侵权商品及制造该商品的原材料、生产工具、器械加以扣留、没收和销毁,各成员还可以对侵犯知识产权的其他情况适用刑事诉讼程序和处罚。尤其对具有商业规模的故意侵犯行为要适用刑事诉讼程序并加以处罚。

    (二)建立公平合理的民事程序

    《知识产权协定》第42条、第43条、第47条对各成员在知识产权执法的民事程序方面提出了具有强制性和非强制性两种义务要求。

    1.建立公平合理程序的强制性义务

    各成员在知识产权执法中应为权利持有人提供《知识产权协定》所包括的任何知识产权执法的民事司法程序。并且需做到:

    (1)被告应有权获得及时足够详细的包括权利主张的依据的书面通知。

    (2)应允许有关当事人聘请独立的法律顾问作为自己的代理人,并不能强制性地要求有关当事人必须要出庭,以免增加额外负担。

    (3)有关当事人有权利出示一切有关证据以证明其权利主张。

    (4)在与各成员宪法不相冲突的情况下,知识产权的执法程序应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以便识别和保护秘密信息。

    2.关于证据的处理

    各成员的司法当局,在对秘密信息提供充分保护的适当场合,如果一方当事人有合理的、可获得的证据以支持其指控,或有有关其指控的详细证据,但该证据却处于另一方当事人的控制之下,则司法当局有权要求另一方当事人出示这个证据。这种情况在知识产权贸易中,在知识产权侵权案的诉讼中经常存在,这一规定使权利持有人在受到权利侵犯,而证据又由被指控的另一方当事人所掌握,如果这些证据不能出示,则会严重隐瞒证据,阻碍知识产权司法程序的顺利实施时,可获得相应的保护。

    如果一方当事人没有正当理由不提供必要信息,或在一个合理时间内没能提供必要信息,或严重阻碍与一项执法行为有关的程序的实施,则各成员可以授权司法当局根据其得到的信息,包括申诉方提供的指控或申诉书的内容,作出最终和最初的肯定或否定的判决。但是,这只能在各方当事人都提供了陈述其观点和出示证据的机会的情况下才能进行。这说明知识产权侵权案中的当事人,尤其是被指控的一方,应珍惜法律授予自身的权利,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向司法部门提供陈述和出示证据以维护自己的利益。原则上,司法部门有权按其掌握的信息,特别是可以按申诉方(原告)提交的信息或证据作出判决°这自然会对被指控的一方不利。

    3.侵权人提供信息的义务

    当侵权的危害程度较严重时,各成员可以授权司法当局命令侵权人通知权利持有人有关涉及侵权商品、或服务的生产、销售的第三方的情况及侵权商品的销售渠道。如果侵权的损害较小,则不能对侵权人提出此种要求。即使这样,这种义务也不是强制性的,各成员可以规定,也可以不规定这项义务。

    (三)对当事各方提供的补救措施

    1.对权利持有人提供的补救措施

    《知识产权协定》第44条、第45条、第46条规定了对权利持有人提供的补救方式主要有:禁令、补偿、损害赔偿。

    (1)司法当局发出禁令,命令侵权人停止侵权,特别是禁止涉及侵犯知识产权的进口商品进入商业销售渠道。但是,如果某人虽已经知道或有理由知道经营这些商品会导致对知识产权的侵犯,但却已经事先获得或已订购了此商品,则各成员无义务授权司法当局发出禁令。

    (2)第一,在满足有关知识产权强制许可规定的政府使用,或经政府授权而未经权利持有人授权的第三方使用,则根据第31条第8款规定,各成员应限制强制许可,并给予权利持有人合理的补偿。第二,除了第一种情况外的其他情况,则对未经权利人授权的使用应给予救济,或如果采取救济会导致与该成员国国内法律相冲突,则应做出确认该知识产权的权利归属的宣告,并给予充分的补偿。

    (3)如果侵权人已知或理应知道自己从事的活动是侵权行为,司法当局应有权命令侵权人对权利持有人就其遭受的损害做出充分的损害赔偿。在损害赔偿中包括权利持有人因被侵权而增加的开支,合理的律师费。此外,司法当局还可以授权没收侵权的利润并令其支付法定的赔偿费,司法当局在考虑此做法时,不考虑侵权人是故意,还是非故意的侵权行为,只要侵权的事实成立,则侵权人就应承担侵权责任。这与一些大陆法国家坚持的过失责任原则不一致,反映了对权利持有人利益的保护。

    (4)除了上述三种补救措施外,如果没有对权利持有人提供任何补偿。则为了有效地制止侵权行为,司法当局有权将侵权商品排除出商业销售渠道,或销毁这些侵权商品。如果其他处理方法会与现行宪法相冲突,则在没对权利持有人提供补偿的情况下,可对用于生产侵权商品的原材料及生产工具加以处置。

    2.对被告的救济措施

    如果应一方当事人的要求而采取的措施和因其滥用执法程序而使另一方当事人误受禁止或限制,则司法当局有权命令原告一方对其行为承担责任,依法对被告提供充分的赔偿,赔偿费中包括被告的诉讼费用,其中包括律师费用。


    上一篇文章:典型的五种品牌关系
    下一篇文章: 品牌延伸的决策步骤
    免费商标注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