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企红网
您好,
咨询热线:0535-6687821

  • 免费商标查询
    商标局查询30秒出结果
    商标名称
    * 联系方式



    首页 >其他 > 文章详细

    商标淡化行为发生的领域

    发布日期:2021-12-13 08:52:59 作者:企红网 【关闭】
    • 分享:

    商标淡化理论最初是针对在非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在先的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从而导致该驰名商标的区分功能在不知不觉中被逐步削弱直至完全退化的行为而提出的。因此,淡化理论适用于非类似商品并不存在任何问题。所谓淡化行为发生的领域问题,实际上是指除非类似商品外,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他人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是否也可能构成淡化,即驰名商标能否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获得反淡化保护?

    美国,由于《联邦商标法》在提供反淡化保护时不排除原被告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因此反淡化法在理论上是可以适用于相同或类似商品的。但是地区法院对此在认识上存在分歧,根据州法所做出的判决也各不相同。不过,多数否认反淡化法可以适用于相同或类似商品的判决是在FTDA颁布之前作出的。随着FTDA的生效和一些州以FTDA为蓝本制定或修改了本州的反淡化法,各法院在上述问题上的认识应会逐步统一。美国《第三次不公平竞争法重述》也认为反淡化法的适用不应限于非竞争性商品。因为在涉及类似商品时,尽管部分消费者会发生混淆,另一部分消费者仍可能认识到在后使用者和在先使用者彼此独立,对于这另一部分消费者而言,则可能发生淡化。

    欧盟的情形则有所不同。一号指令第4条第3款、第4款(a)项及第5条第2款,《共同体商标条例》第8条第5款及第9条第1款(c)项都明确规定,如在先商标为声誉商标,在非类似商品或服务上注册或使用与之相同或近似的商标(或标记)如果会不公平地利用在先商标的显著性或声誉,或者对其显著性或声誉造成损害,在先商标所有人有权阻止在后商标的注册或申请撤销其注册或阻止其使用。上述条款实际上即包含了反淡化的内容,且其适用范围明确地限定在非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但欧洲法院在2003年的Davidoff案中所作的解释却明确地突破了上述规定的字面含义。

    该案中,原告使用的Davidoff文字商标为声誉商标,?具有很高的知名度,被告的商标为Durffee及图,两商标所使用的商品部分相同,部分相似。原告在德国起诉被告,要求禁止被告继续使用其商标并请求撤销该商标。其理由包括:被告对其商标的使用可能导致两商标间的混淆;被告蓄意利用原告商标的高声望;被告商标的使用损害了原告商标的良好声誉。原告在一审和二审中均败诉,遂上诉至德国联邦法院。

    一审和二审法院均认定两商标不构成近似,联邦法院认为两商标构成近似,但尚不能认定存在混淆的可能。因此,原告要想在本案中胜诉,就只能以淡化为基础,即只能依赖一号指令第4条第4款(a)项和第5条第2款。但上述条款的措辞已明确将其适用范围限定在非类似商品或服务上,而本案发生争议的两个商标却用在相同和类似商品上。为此,德国联邦法院将案件提交欧洲法院请求先决裁定,其请求裁定的问题之一是:

    一号指令第4条第4款(a)项和第5条第2款能否被解释为,当在后商标被用于相同或类似商品或服务时,成员国也有权为声誉商标提供更宽的保护?

    原告Davidoff公司,葡萄牙政府和欧盟委员会郡认为,一号指令第4条第4款(a)项和第5条第2款为声誉商标在非类似商品上提供的保护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更应适用,因而对这一问题应作肯定回答。而被告Gofkid公司和英国政府则认为,一号指令第4条第」款(b)项和第5条第1款(b)项已为声誉商标提供了足够的保护,尤其是根据SabeL案和Camm案等案的判决,当在先商标是声誉商标时,混淆的可能更容易被认定。因而对上述问题应作否定回答。

    欧盟总检察长雅各布反对将扩大的保护适用到相同或类似商品±o他指出,既然立法机关故意对此不作规定(指未规定第4条第4款(a)项和第5条第2款适用于相同或类似商品),就表明立法机关的意图仍是将混淆作为通常的保护标准。还应记住,在没有额外保护的情况下,不诚实的经营者通常是在非类似商品上利用驰名商标的声誉;而在类似商品上则很难做到既利用驰名商标的声誉又不引起混淆Q不过他认为,法院没有必要去讨论哪一种规定更.可取,作这种分析是立法机关的事。既然一号指令的措辞非常明确,即第4条第4款(a)项和第5条第2款只适用于非类似商品,就没有充分的理由作出与这种明确的含义不同的解释。这位总检察长也不同意一号指令对声誉商标的保护存在空白点的说法。他认为,即使确实存在争议商标使用在类似商品上而又不能认定混淆的情况,这种情况在实践中也可能是不重要的。根据法院的判例,如Sabel,Canon,MarcaMode等,声誉商标已受到更宽的保护。如果再对第4条第4款(a)项和第5条第2款作扩大的解释,将会使一号指令所提供的保护的界限变得模糊。但雅各布斯检察长的意见没有得到欧洲法院的采纳。法院认为,一号指令第4条第4款(a)项和第5条第2款不能仅依其字面来解释,而应根据其作为,组成部分之一的整个制度的计划和目标来解释。据此,对该条的解释不能导致这样一种结果,即声誉商标在相同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所受到的保护,比在非类似商品或服务上受到的保护更少,而至少应受到一样多的保护。法院也否定了一号指令第4条第1款.(b)项和第5条第1款(b)项以及法院此前的若干判例已为声誉商标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提供了充分保护的说法,认为在不存在混淆的可能的情况下,一声誉商标的所有人无法依赖上述条款保护其商标的显著性或声誉免受损害。法院因而裁定对德国联邦法院提出的上述问题作出肯定的回答。

    笔者认为,一般性地将淡化理论的适用范围扩大到类似商品或.服务,确有可能违背淡化理论的本来意图,造成对商标权的过度保护,使反淡化法成为在先商标所有人打击竞争对手的手段Q淡化理论自始即是针对在非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他人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从而导致该驰名商标区别力的丧失或削弱而提出的,该理论在其提出之初并未将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使用纳入其适用范围。当然,理论可以而且应该随着社会生活现实的变化而有所发展和改变,但对淡化理论而言,社会现实的变化不应是导致其适用范围的扩张,而是恰恰相反。理由是现代的混淆理论已有很大发展,即由早期的仅限于直接混淆(商品直接出处的混淆)发展到包含直接混淆和间接混淆(即许可、赞助等关系的混淆)。在美国,由于法院在实践对“关联商品”范围的扩大解释,在具体案件中的所谓关联商品完全可能是毫不关联的非类似商品。这意味着淡化理论的传统“势力范围”已逐渐被混淆理论“蚕食”。这也决定了港化理论的适用范围只能是越来越小而不应是越来越大。将淡化理论运用到相同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很可能导致法院在无法认定混淆时,抽象地以淡化作出侵权认定,从而导致对该理论的滥用。在这一方面,美国的实践已为我们提供了前车之鉴。在美国,很多淡化案件中法院只是抽象地得出淡化的结论,对于什么是淡化以及被告的行为何以构成了淡化缺乏充分的说理。更有众多的判例把混淆的可能作为认定淡化的理由。各法院对淡化的认定标准显得十分混乱。在相同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提起的反淡化诉讼的数量也要远远高于在非类似商品或服务上提起的此类诉讼的数量,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反常现象。

    但这也不意味着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完全不可能发生淡化问题。当在后使用人将他人的在先驰名商标作为相同或类似商品的通用名称使用时,即可能导致退化的淡化。此时驰名商标所有人即可依反淡化法获得救济。除此之外,淡化理论不应在相同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适用。


    免费商标注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