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企红网
您好,
咨询热线:0535-6687821

  • 免费商标查询
    商标局查询30秒出结果
    商标名称
    * 联系方式



    首页 >其他 > 文章详细

    国际知识产权平衡问题

    发布日期:2020-06-21 10:08:34 作者:企红网 【关闭】
    • 分享:

    国际知识产权制度是发达国家主导制定、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妥协的结果,其制定和运行涉及南北关系以及发达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与国际政治紧密相关。这映在国际知识产权的研究中,就是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将知识产权研究纳入国际政治的大背景中。在一国之内,知识产权制度日益重要的经济作用,使知识产权制度尤其是专利制度成为了政府调控经济的工具和手段,研究人员开始从天赋人权和劳动目报的道义论中走出,讨论知识产权制度的政治含义。在《专利的政治学》(PatentPolitics)ー文中,作者就提出,鉴于知识产权制度的重要性,有必要对该制度进行个全面的理解。当深入知识产权制度进行考察时,可以发现知识产权在政治学上的重要性。知识产权是专利商标局和法院通过传统的私有财产权的语言来规范竞争的工具,知识产权法(尤其是专利法)是一种产业政策。但目前将专利看作一种财产,运用财产这张王牌,给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强加与发达国家同样的专利制度,无疑是一种海盗行为。财产的概念禁止其他国家拥有适合自己家国情的专利制度,而如果将专利仅仅看作是一种政府规制竞争的产业政策,那么将这种政策强加给不发达国家的做法显然是值得商榷的。该作者看来,从政治学的角度看待专利制度,该制度是一国政府规制竞争的经济政策,而为了国家利益,又要将专利看作一种财产权利,以将这种制度在国际上普及开来,这时又必须否认专利制度是一国之内产业政策的政治性质。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简称TRIPS)签署以后,知识产权不再是一国之内的事情,一个国家内部的知识产权政策开始受制于国际知识产权条约。而后TRIPS协议的运行,对发展中国家带来了不利影响,由此产生了南北关系的摩擦和紧张,使知识产权研究人员开始从国际政治环境重新认识知识产权问题。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TRIPS协议形成的国际政治背景分析、TRIPS协议运行的国际政治环境探讨以及对目前国际上的讨论热点如软件保护、药品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政治学研究等主题。在TRIPS协议形成原因的政治学分析中,多数研究者认为当前的国际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与全球资本主义密不可分,在研究过程中南北关系常常被强调研究者认为19世纪的前60年里,美国的公司并不乐于尊重知识产权,自由市场主义者把知识产权作为封建垄断而加以极力反对。而在19世纪末的经济危机中,资本极力寻找可接受的利润回报水平。资本家通过利用专利工具,使大资本能够瓜分市场,排除新的竞争者,对建立垄断资本主义发挥了重要作用。知识产权的扩张意味着商品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是大资本在国家力量的保护下,维持垄断和对发展中国家的剥削,从而阻止利润率下降的一种手段。TRIPS还被认为是资本主义权力延伸和剥削的工具,TRIPS协议对发展中国家和穷人是不利的,因为该协议强追他们为进口的包含知识产权的产品支付高价,从而损害了他们的利益。目前发达国家正在野心勃勃地向国外拓展自己国内的知识产权法,使知识产权甚至变成了一种流行文化,而TRIPS使这种新的经济帝国主义获得了合法性。在英国知识产权委员会2002年发布的《整合知识产权与发展政策》报告中称,知识产权是富国的养料和穷国的毒药这一观念已为时太久,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只要对知识产权加以调节,使之合乎贫困国家的口味,贫困国家就会发现它的效用。该委员会提议,应当从最有利于每个发展中国家发展的角度来建立适合于该国的知识产权方案,它也应列入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的决策指南。对发展中国家接受TRIPS的原因,研究人员从政治学的角度指出,发展中国家加入TRIPS是有多方面原因的,一方面是为了换取一些发达国家给的贸易优惠,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承受了美国施加的很多压力。美国在开始将TRIPS纳入乌抗圭谈判中时,已经在实施特别301条款。TRIPS允许由于对知识产权的侵犯而进行货物制裁,其实就是美国在301条款中的做法的翻版。o还有一个可以解释发展中国家接受TRIPS的原因是,该协议包含有强制许可和平行进口条款。
    在对TRIPS协议实施效果的政治学研究中,研究人员指出,在TRIPS的执行中,南半球的国家很快就认识到了技术转移和商业规则完全是为了发达国家及其国内公司的利益,他们需要重新定义这些交易后的规则。且目前知识产权的现状并不是偶然的,而只是历史的再现。知识产权发展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如今又重现,如今发生的很多事情与一百多年前的事情有非常多的类似之处。在知识产权向国际扩展的同时,新的组织也像以前的那些组织一样开始发动抵制这种扩展的运动。
    从政治学视角探讨国际知识产权制度的研究人员也比较关注目前的讨论热点如软件保护、药品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等问题,从政治学的角度分析这些研究对象所处现状的原因、缺陷,并提出政策方案。如在生物多样性和遗传基因的保护问题的政治学研究中,研究人员提出这两种客体不适合用法律解决,因为严格的法律解决方案会给南半球的基因资源和多样性生物以专利保护或其他知识产权保护,而研究已经表明这些专利通常由西方科学家和公司占有,知识产权解决方案对南半球的生物多样性和遗传资源的管理是不公平的。而且正是生物多样性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内部的这种不公正使南半球指责北半球的行为是生物盗版。研究人员建议由民间组织倡导的道德观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案,因为道德感可以促使北半球为开发南半球的基因资源支付足够的补偿,同时允许南半球获取北半球的药品和生物技术。研究人员还指出,尽管日前的国际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造成了负面影响,但问题还主要归因于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对工业基础设施建设的忽视。
    以政治思维探讨国际知识产权问题,将知识产权问题的研究放在国际政治大背景中,使研究视野更加开阔,也更能发掘出国际知识产权问题产生的深刻政治原因从政治学角度考察知识产权制度,可以发现目前的知识产权制度具有很强的政治性,内的知识产权政策往往扮演了经济调控器的角色。而从国际政治的立场来看,国际知识产权制度无疑是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利益的角逐场,目前的国际知识产权制度是发达国家主导制定,发展中国家迫于政治、经济压力而对发达国家妥协的结果。但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运行的效果使发展中国家越来越觉察到对本国发展的不利影响,而要求改变现行国际知识产权制度,并联合起来提出遗传资源、生物多样性、传统知识等具有优势资源的保护议题,以抗击发达国家利用现行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进行的盘剥。总之,在政治背景下研究国际知识产权问题,更能明晰问题的政治性质,有利于促进国际知识产权制度的良性发展,使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的合作更加协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更加均衡。

    免费商标注册
    相关阅读